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斯人若彩虹》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什么意思 第十二章 海云自开 斯人若彩虹小白文

《斯人若彩虹》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什么意思 第十二章 海云自开 斯人若彩虹小白文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0:23:04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三文愚 状态: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斯人若彩虹》是三文愚最新写的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倪年,叶鲤宁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司徒明昏倒了。 发现者是一直在福利院帮忙打扫卫生的保洁员阿姨。当时她像往常一样提了水桶、拖把去图书室拖地,谁知前脚刚进,便悚然看

斯人若彩虹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斯人若彩虹》在线阅读

《斯人若彩虹》 免费试读


司徒明昏倒了。

发现者是一直在福利院帮忙打扫卫生的保洁员阿姨。当时她像往常一样提了水桶、拖把去图书室拖地,谁知前脚刚进,便悚然看见司徒明整个人仰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数本从书架跌落的读物掉在他身上,谁也不知道这样揪心的一幕已发生多久。

保洁阿姨当场给吓得够呛。

院长、老师们见状立马打了120急救,送医途中他们通知了倪年和伍月。

可惜伍月人在外阜出差,接到消息除了心急如焚一时间分身乏术;倪年则像被当头浇了盆冷水,直接马不停蹄地往医院赶去。

抢救室亮着灯,里头的惊险与外面的寂静永不成比。

去窗口办完相关手续,倪年独自坐回廊间的排椅上,沉重得像块深海巨石。

几年前,陈勒父母回国探亲时遇见了还俗下山的司徒明,回加拿大后有次偶然与儿子提起,于是陈勒便一通越洋电话打到北京,托倪年、伍月上门探探现状。一个人对于宗教信仰与婚姻家庭的对错解读,陈勒懒得评判,因果自负是混世的基本则律,选的路走不走得通,各凭本事。他之所以关照这个形影相吊的中年男人,理由太简单——他是司徒今的爸爸。

毕竟哪天要能撒手不拉住这个朋友,他就不是陈勒。

结果倪年、伍月初次上门拜访,便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意外,几番折腾,终于将命悬一线的司徒明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

于是自那以后的日子,才有了羁绊。

去儿童福利机构帮忙,通过弥补他生聊以自慰,大约是这个中年男人回归世俗后力所能及的忏悔寄托。那些超越生死真相、断尽三千烦恼、得到究竟解脱的奥义,资质平庸如他,苦修数年一无所获,蓦然回首,尽是辜负——家庭、夫妻、骨肉、亲情,以及最最重要的,被他一手毁掉的关于女儿司徒今的成长幸福。

人生至此,追悔莫及。

这样的环境、时刻,想起司徒明昔日叹息过的种种,倪年倍感萧条。妻离子散也好,母故父亡也罢,他们都是从鳏寡孤独中抠出来的一个字眼,是挣扎在对与错、得与失、迷惘与领悟、苟且与解脱间的众生相,是大时代里踽踽而行的小人物。

只是夹缝之中她更侥幸。

呼——

往虚空叹了口气,倪年捏紧仍旧暗淡的手机——来时路上发出的某条短信,目前还未得到收件人回应。

廊间电梯在这时叮的一声打开,来者形单影只,径直向那唯一坐了人的排椅走去,未等对方察觉,便卷着一袭瑟瑟寒凉坐在了一旁。

倪年顿时怔得动弹不得。

“人呢?”司徒今语气轻慢,下颌骨却硬得像块铁铸的模型,没有往抢救室方向投个正眼的打算,“死了吗?”

“还在里面,暂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。”

唇线一抿,司徒今没作声,过了好一会儿,鼻腔才发出丁点模糊的声音。她往兜里掏东西,抽手时却没能拿住,烟盒、打火机齐刷刷掉到地上,噼里啪啦一阵响。倪年听见她切齿低咒了句什么,便弯腰去捡:“这里禁烟,我陪你去外头。”

“不抽。”司徒今意兴阑珊地挥挥手,眼睛和四肢却不知该往哪里放,这种偏离自我的情绪,令她难以接受,“倪年,我们谈谈,我是不是说过,和他司徒明桥归桥路归路。”

“或许病情比上次要严重得多。”

“你当时承诺说好。”

“可能是高血压引发的脑出血。”

“所以你发短信给我是哪门子意思。”

“一旦颅内压急剧增高造成脑疝,情况会非常危险。”

司徒今啪地抓住倪年半边肩膀,薄薄一层,稍微用些力就能掰碎:“你听不懂我现在说的话是吗?”

“你来了不是吗?”

倪年回应那份气势汹汹的逼视,目光各有重量。

“我来看看他死了没有。”

“如果死了呢?”

这诘问像个黑洞,抑或它本身就是个黑洞,话音未落之际就将一切爱恨都带走。司徒今撑着目眦,不肯眨眼,唯恐一眨眼,就会让她看上去像吃了败仗。

抢救室紧闭的大门哗啦打开。

倪年感到肩头的手一瞬间僵硬,于是心也跟着悬到了头顶,生怕下一秒钟就听见“我们尽力了”之类的悲报。

“高血压引起的脑出血,部位在基底节区,出血量较大,情况不太乐观,我们建议立即采取手术……”主治医师拿着份脑CT的片子,将病情迅速讲了一遍,说完手术方案、所需费用以及存在风险,转头询问倪年,“你是病人的女儿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们俩谁是病人亲属?”医生朝始终一言不发的第三人打量,同时递出一份术前签字单,“时间有限,需要你们亲属尽快商量一下,考虑清楚,如果同意做,就在手术单上签字。”

签单置在触目可及的地方,司徒今没接,只视线冷冷地抵在纸张边缘,一种被逼上绝路的对抗。

存活率、几月、数年、清醒、昏迷、康复、智障、偏瘫……方才主治医师口中吐露的字眼仿佛冰冷的子弹,一粒粒打穿脑海,要不了命,却疼得人想死。

医生看出对方状态迟钝,转手欲将单子交给倪年,下一秒钟,掌缝一空,再还回时,签字栏处多了个力透纸背的潦草手迹。

“救得了就救,救不了拉倒。”

“手术台上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,请放……”

司徒今抓上烟盒与打火机,像抓住濒临瓦解的自尊与命门,在一切分崩离析之前,她得昂首离开。

“拜托你们了医生,请竭力救人,谢谢!”倪年匆忙说完匆忙追去,“司徒,司徒!”

脚步仓皇的背影竟真的被就此叫住。

那背影将自己原地晾了晾,转身往回走。

倪年空荡荡的手间被塞进一张银行卡,司徒今反手将其紧紧包住:“你去。密码是我生日,你去。”

她捏着她,骨节发白,卡片薄薄的边缘割进倪年的掌心。

“好。”

司徒今牵牵嘴角,这才将手一松,低头又走。

倪年跟着上前几步,被耳闻的她伸手阻止。

明明是抗拒靠近的姿势,开口却是央求。

“我今天没来过,好不好?”那副嗓音已经破得快要透风,被当事人用力撑住,可惜说一个字,漏一个洞,刮进耳中,每处起伏都显得狼藉,“答应我,倪年,答应我谁都不要说,就这样,你得帮帮我,帮帮我,求你了……”

术后第五天,司徒明依旧合眼昏迷,福利院遣了人来轮流照看,而他原封不动地躺在病床上,像与整个世界失去了关联。

司徒今再也没有现身医院。

不过,居然也没离开。

照旧借宿在倪年那里,吃喝拉撒睡一样不少。唠唠叨叨,骂骂咧咧,像个赋闲在家的管家婆。偶尔关起门来打画稿,这种时刻的司徒今最正儿八经,也最天马行空。

倪年对此心照不宣,仿佛那日低声下气的背影只是幻觉,它被当作一页不能说的秘密,任两人联手翻过。

一觉醒来时,屋里静悄悄的,午阳几分西斜。餐桌上留有倪年准备的食物,司徒今抽了两片吐司面包,抹上果酱几大口吃掉。昨夜一直捯饬到凌晨四点,涂涂改改,画面大体构思已经成型,但——直觉告诉她还差了些什么。

嚼完食物,司徒今回房收拾掉满地废纸团,决定出门理个头。

的士停在天坛路这头的巷子口,司徒今付钱下车,白花花的阳光当头袭来,晒得瞳孔一阵收缩。她随手挡了挡,视线顺着西园子四巷灰扑扑的外墙一路北走,五米宽的天空下,两侧人家屋檐高低起伏。原本开在巷口的那间理发店,已经换上了棋牌室的灯箱,恍然间像一块拼图拼错了地方——有些符号总在记忆里活得轰轰烈烈,而在现实中没落得不着痕迹。它们就像知难而退的隐士,轻轻地动身离去,以此作为对市井故人的临别善意。

司徒今拨拨扎进眼睛的额发,笑而不语。崇文宣武都作古成了东西城,她究竟哪里来的冲动天真,指望一间小小的理发室永恒?

直到站在社区5号楼四层的一扇门前,她还在嘲讽自己如此发神经。

拔地二三十年的老楼,楼梯间里都是光阴的味道,有些陈,也有些沉。那扇至今都未更换的防盗门,旧得像个耄耋老人,司徒今揣着风衣口袋与它面面相觑,不说话,也没动静,仿佛是在给它时间将自己辨认。

而它安之若素,反衬得来人通体拘谨。

“你找谁呀?”

神游中的涣散目光突然找回焦聚,司徒今抬高眼皮,一位下楼丢垃圾的邻居正一步一台阶,十分热心地说:“你是找司徒家吧?他犯病住院了,家里头没人,唉……”

司徒今清清嗓,唤了声:“李婶。”

邻居一愣,老花眼眨了半晌,才终于上前一步,仿佛难以置信这个短发假小子是从前楼里最特立独行的女孩:“你是……小今?司徒家的丫头?”

司徒今僵着脖子,顿一下首。

“哎呀哎呀,这可真是!你这姑娘都长这么大了呀?”邻居婶婶简直大喜过望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快让李婶仔细瞧瞧!”

“您没变呢。”

“老啦!你瞅瞅这满脸褶子!”大抵是真开心,李婶拉着十余年未见的邻家孩子东拉西扯良久,才记得问,“你爸他怎么样啦?你这趟回家来,是要替他拿东西呀?”

说不出话,满喉咙尴尬。

相见不相识才该是她司徒今的路数,怎么就脱口打了招呼。

李婶却笑眯眯的,眼波疼惜,仿佛一下子跳转回了从前的某个场景:“又没带钥匙,对吧?”

“不不李婶,我只是路……”

邻居婶婶拍拍姑娘的手背,转身拾级而上:“等着,

《斯人若彩虹》 精彩点评

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。十章一世界。女主(倪年,叶鲤宁)宁幼薇武力碾压,简单粗暴,脑回路清奇,心性通透,小幽默,苏爽。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,女主(倪年,叶鲤宁)智斗人武斗鬼。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,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,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,驱使女鬼织布。关于cp: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;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(倪年,叶鲤宁)九重,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,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,很喜欢女主(倪年,叶鲤宁)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;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(倪年,叶鲤宁)也应该算无cp。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,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,粮草。

斯人若彩虹

作者:三文愚类型:出版状态:已完结

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。十章一世界。女主(倪年,叶鲤宁)宁幼薇武力碾压,简单粗暴,脑回路清奇,心性通透,小幽默,苏爽。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,女主(倪年,叶鲤宁)智斗人武斗鬼。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,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,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,驱使女鬼织布。关于cp: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;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(倪年,叶鲤宁)九重,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,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,很喜欢女主(倪年,叶鲤宁)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;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(倪年,叶鲤宁)也应该算无cp。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,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,粮草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