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阴债》欠阴债人会有什么症状 18禁 阴债章节在线试读

更新时间:2020-03-07 18:22:04

《阴债》欠阴债人会有什么症状 18禁 阴债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

《阴债》

来源:作者:33号龙卷风分类:悬疑主角:周海,那张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阴债》的小说,是作者33号龙卷风创作的悬疑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。 母亲坐在我的床边抹眼泪,她的手上还拿着那张诡异的照片。当见到我醒来,她吸了吸鼻子,...展开

《阴债》免费试读

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。

母亲坐在我的床边抹眼泪,她的手上还拿着那张诡异的照片。当见到我醒来,她吸了吸鼻子,就是一个劲的哭。刚开始她是呜呜的哭,肩膀一抽一抽的,后来哭的越来越大声,嗓子特别哑,肯定是昨天哭了一夜。

我从来没见过妈妈哭,见到她哭成这样,我特别心疼,就让她不要哭。

她抹着眼泪,说话上气不接下气:“我以前就问你有没有欺负过她……你为什么不说实话……这个大葱头是你班里同学,我老早就知道。前几天我们就听老家的人说他也死了,我看他是你同学,就没敢跟你讲。”

我听得心里很难受,就跟她说:“我真的没欺负过她,也许是有人恶作剧整我。”

母亲紧紧的抓着照片,喃喃着说话:“那如果是真的呢?我们又没得罪人,别人干嘛要这样整我们。”

我哑口无言,内心也渐渐充斥着恐惧。

如果是真的,那我恐怕会跟别人一样,死于非命。

但是这种想法,我又怎么敢和母亲说呢?

这时候,父亲从屋外走了进来。他让我母亲别再哭了,反正哭也不能解决问题。

其实父亲的眼睛也很红,但他表现的比母亲要镇定许多。他走到我身旁坐下,用满是老茧的双手抓住了我的手腕:“铭儿,你别怕。爹跟你说,你老家有个堂叔,是帮人做丧事的,对这个事应该挺懂。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,他说要你回去一趟,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掉。”

我低着头嗯了一声,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。

父亲看我愿意去,他就掀开了床单。床单下边,是一层打着补丁的老被褥,他把那补丁扯开,从里边抓出了一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。

父母这辈子都在种地,他们不会用银行卡和存折,怕处理不好钱被吞了,所以一直都有存着现金的习惯。我想,这些钱估计就是给那个堂叔的报酬,因为我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堂叔,两家的关系应该不近。

母亲哭哭啼啼的去做了一大桌午饭,一直让我多吃点。等下午回老家的时候,他们拉着我坐在巴士的最后一排,一左一右坐在我的身边。母亲一直紧紧牵着我的手,父亲就坐在我旁边叹气。

当我们回到老家的时候,时间已经是傍晚了。

我的老家在山脚下,巴士不会直达。想要回到老家,下巴士后就必须从一条石子路上走过去,要走两公里。

结果今天,这里却停着一辆越野车。

那越野车旁,有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,打扮的很时髦。

他靠在车门上,当我们下车后,他就对我父亲招了招手:“堂哥。”

父亲告诉我,那就是我的堂叔周海平,是来接我们的。我还真没想过,我竟然有个开得起越野车的堂叔。因为在我印象中,我家已经是亲戚里最富有的了。

他很热情的帮我们把行李装上车,开车带我们回村子。

回去的路上,他一直问我疯女人的事,让我不能有任何隐瞒。于是我就把事情都跟他说了,听得我母亲咬牙切齿,骂大葱头自己死不足惜,现在还要连累我。

周海平听完之后,他只是一直皱着眉。

当车开进了村子,我们都感觉到了村里的不同。

以前我们这山村虽然偏僻,但好歹也热闹。现在一条大路开下来,路上却没有几个行人,让人觉得很荒凉。

我再一次见到了大路上的棋牌室,这让我回想起当初的情景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时隔多年,棋牌社已经破旧不堪,大门和窗户都是破的,波流碎片散落在地上,也没人去清扫。

然而,周海平却忽然停下了车,就停在棋牌室的门口。

我们正纳闷他为什么停车,他却转过头来看向我:“你今晚住这。”

这可急坏了我父母,连忙说这地方住不得,因为很邪门。

周海平却听不进去,他从身旁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我,我透过缝隙一瞧,发现里边竟然都是纸钱。

“那女人在死后,没有一个人为她送终过……”周海平严肃的与我说道,“你今晚就在这位她烧纸钱,这样兴许可以获得她的原谅。但是有三件事情,你一定要记清楚。”

我心里有点害怕,吞了口唾沫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他想了想,就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规矩。

第一,我要从晚上十一点烧到凌晨一点,也就是子时,这段时间火光绝对不能灭,哪怕灭一秒钟都不行,这里的纸钱很多,已经够我烧了。

第二,我在烧纸钱的时候,眼睛只能看着火盆。也就是说,火盆每一秒都要在我的视线里,我不能抬头,不能回头,不能离开。

第三,烧纸期间无论有任何人跟我说话,我都不能回答,任何人都不行。

这三条规矩,让我觉得有些疑惑,因为我想不通这三点的逻辑在哪里。

周海平似乎是怕我不放在心上,就更加严肃的告诉我,如果我不遵守的话,一定会发生绝对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我见他说的这么严重,只好点头同意。于是他就从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拿了个铜盆,让我进棋牌室去。他说了,只要子时的时候在里面烧纸钱,其余时间随我离开还是干什么都行。

我抱着铜盆和纸钱进了棋牌室,偶尔有几个村民路过这里,当他们发现棋牌室里有人的时候,都是吃惊的睁大眼睛。尤其是当看见我怀里的铜盆和纸钱时,都会赶紧快步离开。

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棋牌室里,天色渐渐黑了下来。幸好棋牌室是公家的财产,公家财产不可能会被断电,所以还能开灯,甚至还有个老电视机可以看。

也许是因为有了些年头的关系,这里的灯光很暗,外边也是静悄悄的,没有人路过。我只能听见电视机的声音,还有外边偶尔传来的蝉鸣。

我看着电视,内心却是心不在焉,脑海里一直想着当初的疯女人。

毕竟……这里可是她当初吊死了自己的地方。

我越害怕子时的到来,时间就流逝的越快。

当时间终于快到子时的时候,我也不再看电视了,而是把铜盆放在地上,点燃了纸钱丢进去。

按照周海平所说,我现在必须一直盯着火盆,而且不能让火焰灭掉,我得专心致志就行。

为了减缓我的害怕,我没有关电视,打算一边听电视一边烧纸钱。

午夜的山村,静得好像与一切隔绝。我烧着纸钱,脑袋里一直在想疯女人。

忽然,我反应了过来。

等一下……为什么这么安静?

我明明开着电视机,怎么现在棋牌室里也没声音了?

我很想抬头看看电视是怎么了,是不是坏了,可我脑海里还记得周海平说过的话。

绝对不能让眼睛离开火盆。

就在这时,四周的狗忽然开始嘶吼吠叫,那叫声凶的让人头皮发麻。一阵阴凉的风吹进了棋牌室,那风吹到我脖子后边,冷得我缩了缩脖子。

明明是夏天,竟然还有这么冷的风。

风吹得火盆里的火焰摇摇晃晃,我担心火灭了,就盯着火盆转了个方向,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风。

忽然,一道门被推开的吱呀声,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。

是谁进来了?

我特想转过头看看究竟是谁,可我的眼睛又不能离开火盆。而且周海平也说过,我决不能跟人说话。

莫非……是我爸妈担心我,所以来看我了吗?

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,一双腿忽然映入我眼帘。

那是一双女人的腿,从我这边的角度,正好可以看见膝盖上边十公分的大腿。这腿看着特别白,因为看不见布料的关系,我不知道她是穿了短裤还是短裙,让我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在我们这村里,有皮肤这么好的女人吗?在我记忆中,我们这的女人皮肤都挺粗糙的呀。

而且不管她穿的是短裤还是短裙,都未免有些太短了吧?因为我根本就看不见布料,说明穿的是超短裤或者超短裙。

奇怪了,我们这里的女人有那么时髦吗?

我也没法抬头看个仔细,只能一声不吭的烧着纸钱,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而面前的这个女人,竟然就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,仿佛在看着我烧纸钱。

烧个纸钱而已,这有什么好看的?

我心里有点恼火,不过也稍稍有些心安,至少现在有个人陪着我,而不是我孤单一个人。

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,她后退了一步,那原本被火盆挡住了的脚丫子,也展现在我面前。

当看清她脚丫的一刹那,我却是傻了眼。

原来她竟一直踮着脚,用两根大脚趾支撑着身体的重量,就跟我昨天梦游时一模一样。

随着那冷风吹进棋牌室,这双腿就好似一根草,竟然摇摇晃晃,仿佛没有重量……

《阴债》精彩评论:

貌若天仙的傻子女主(周海,那张)vs阴鸷狠戾的皇帝男主(周海,那张)。男主(周海,那张)少年登基被太后和朝臣把控朝政,太后为了膈应男主(周海,那张)选中了由钦天监卜算民间选秀出来的傻子女主(周海,那张)。谁知道心机深沉的男主(周海,那张)和幸运度max的女主(周海,那张)天赐一对,干翻了太后和朝臣,女主(周海,那张)后期慢慢心智清明起来。这篇文看点不在于代入女主(周海,那张)的苏爽,而在于男主(周海,那张)的亲政掌权和女主(周海,那张)的养成感,或者说是他们一步步改变彼此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