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芷兰生南国》孔子芷兰生幽谷 MB 芷兰生南国GV

更新时间:2019-12-02 18:21:02

《芷兰生南国》孔子芷兰生幽谷 MB 芷兰生南国GV 连载中

《芷兰生南国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异乡人余暖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兰芷,粟瑶瑶

《芷兰生南国》为异乡人余暖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兰芷的名字是母亲姜枝平取的,据说兰芷出生时母亲与父亲正处在冷战期,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真是佳偶天成的一对,可事实上,在兰芷未出生前...展开

《芷兰生南国》免费试读

兰芷的名字是母亲姜枝平取的,据说兰芷出生时母亲与父亲正处在冷战期,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真是佳偶天成的一对,可事实上,在兰芷未出生前,他们已是貌合神离,母亲向来不将父亲视作良人,在兰芷出生后,母亲执意要将她取名兰芷,意蓄刻薄,古人讲“鲍鱼兰芷,不同箧而藏”,母亲正是将父亲比作臭咸鱼,将她和他的界线划得清楚分明,母亲对父亲的厌恶之心可见一斑。

姜枝平是个言语不多的女人,她外在的世界并不复杂,她是一名医生,她不善与人打交道,同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把工作看得很重,多数时候都是一副不喜不怒、荣辱不惊的样子,唯一一次执拗大概也就是在给兰芷取名的时候吧。

很多年以后,兰芷也未曾在她口里听到过她对父亲的任何看法。她的淡然在外人看来是斯文有礼,其实骨子里却透着淡淡的疏离。

这种疏离不光是体现她与父亲的夫妻关系上,与兰芷的母女关系姜枝平也尤是如此。

兰芷也失落过,也曾试图和母亲亲近一些,却在她优雅疏离的笑容中,无力地败下阵来。

当然,不和谐的父母关系、亲子关系似乎并未对兰芷带来什么影响,从她懂事起,她反而享受起这样的关系来,考试不理想时,父亲通常会说点鼓励的话,母亲也只轻轻的蹙了眉,摸摸她的头,淡淡的说一句:“你自己掌握自己的路。”父亲不常在家,他是一名地质工程师,一年倒有大半年的时间都在野外,母亲的放养让兰芷彻底有了野Xing,但她却隐藏甚深,许是耳濡目染吧,母亲淡定的本事她倒是学得有模有样,她渐渐明白,只要自己不惹祸,母亲的态度总是放之任之的。

兰芷一直都在掌握自己的路,按照母亲说的说法就是再好再坏也是你自己掌握的路,与人无忧。

直到遇到岑益南。

防微杜渐兰芷本是自认为学得不错的,可在遇到岑益南时,这条她自认为走得不错的路却是步步踏错,直至分离崩析。

就如现今,六年了,她过着有条不紊的日子,没有太大的人生起伏,她几乎认为已经快忘记这个人了,她终是看高了自己,瞥见岑益南的身影时她的心仍是被刺的尖锐的痛,她有些呆滞地看他的背影,本已起身迈出的步子竟然僵在了原地,

岑益南目不斜视地从她身旁擦身而过,兰芷感到他的衬衣擦着她白晳的胳膊,让她全身竟一阵战栗。

粟瑶瑶一脸Jian笑,在身旁用手肘碰了碰她,压低声音:“兰芷,这个是上等货。”

兰芷毕竟还是兰芷,从姜枝平那里学到的淡定可不是假的,她扫了一眼粟瑶瑶,表情已经恢复了镇定:“是不错。”

粟瑶瑶挽起她的胳膊,作势要回头,“要不我们再坐会?”

兰芷继续装腔作势,冷哼一声:“可惜皮囊不错的男人,通常都是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让我保持一点幻想吧,姐已经不是爱幻想的少女了。”

潜台词大概只有自己知道,不想自虐而已。

她只想离得远远地,苦心经营起来的生活才不至于再次一败涂地。

她们挽手走出咖啡店,心里却不听话的叹了口气,她和他,最终走成了二条不可相交的平行线,六年前自己的一厢情愿就已经结束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,她的胸腔内竟溢满了悲伤的情绪,搞得自己平白的呼吸难耐起来。兰芷是个奇怪的女人,表面上风清云淡,但内心里她却从不刻意躲闪自己的真实想法,甚至是放任这样悲伤的情绪慢慢的爬满了全身。

只是轻轻的刺痛而已,还不至于内伤加剧。

文安市兰芷已经呆了四年,对这座城市却还很是陌生,她不擅与人打交道,除了工作甚少外出,粟瑶瑶是她在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,说起她与粟瑶瑶的相遇,还真有点狗血。

那时,她刚到文安,工作刚刚安定下来,正张罗着到处找房子,在网上看到一条租房信息便联系上了房主便去那个小区,粟瑶瑶正是房主的女儿,她带她看了房子之后,兰芷觉得很满意,便决定租下来。于是自来熟的粟瑶瑶一来二去不知怎么的就跟兰芷这个冷Xing子的女孩子好上了。

兰芷至今都没想明白,为什么二个Xing格差异这么大的人竟就成了好朋友,Xing格直爽的粟瑶瑶看不得兰芷把生活过成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执意要给她相亲,提了好几次,兰芷总是笑着回绝了,前天在她家留宿的粟瑶瑶又旧话重提,正巧前一晚兰芷睡得并不好,反反复复在梦里拉着一双手,哭得竭嘶底里。起床后她才觉得喉咙像在冒着火,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打量了半天,叹了口气,竟对镜中的自己有些怒其不争起来。因此当粟瑶瑶再次提出要给她介绍一个男人时,她竟然就痛快地答应了。

只是事情并不顺遂,当她们在咖啡店已经坐定了却接到男方的电话,好像是有急事不能来了。男子在电话中不断道歉,兰芷却长长舒了口气,这种场合她终是不适应,刚坐下来便后悔了,她无法接受二个陌生男女,赤LUOLUO地把各自的目的摆在台面上来,始终让人有种被扒光了衣服的感觉。

她礼貌地对男子说着客气话,挂上电话后,却是如释重负。

待她和粟瑶瑶起身离开时,就却看到岑益南。

她不能不说自己还是慌乱了,遇到一个你认为永远也不可能再见的人,她还是没法镇定。

她的记忆竟有些恍惚起来,最后一次见到岑益南是在什么时候?

兰芷独自上了一辆公交车,她靠着椅背慢慢想起,最后一次见到岑益南是六年前在江城法院的门口,那时他慢慢的走到自家的车前,面无表情始终没有看她一眼,她觉得全身的体温急速的下降,冷得她禁不住打着颤,她推开身边的人,冲到他面前,一把将他已扶上车门的胳膊拽了下来,他好似并不惊诧,看着她的眼睛里仍是没有一丝温度,却并不反抗。

她狠狠的瞪着他,眼睛发红,血丝根根清晰可见,被他的漠然彻底激怒,她抓起他的胳膊,狠狠的咬了下去,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咬了下去,他的手却只轻轻一颤,并没呼痛也没阻止她的疯狂,所有人一涌而上,拉着她,不断的向后拉扯着,她却似疯了一般,力气大的惊人,抓着他胳膊的手不肯松开,众人分开他们时,她的指甲在他的胳膊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触目惊心的血痕。

兰芷闭上眼睛,嘴里冒出一股铁锈的味来,跟当年她嘴里血腥的味道一模一样。

一直以来,兰芷并不惧怕回忆,相反地,她每回忆一次,更像是慢慢地在丢弃这一段回忆。

夜晚的公交车上人并不多,她看向车窗外,车窗外摇曳地一晃而过的光线被拉成了一条条暗红的光影。

电话响起让她的回忆戛然而止,她呆呆地看着手机上闪着的名字,竟是姜枝平。

“兰芷。”姜枝平叫着女儿的名字,声音似乎有些累,“睡了吗?”

兰芷有些发愣,“妈,现在才八点。”

“哦,我睡得有些糊涂了,以为已经很晚了。”

“怎么?这么早就睡了吗?”听出姜枝平的声音有些疲倦,她还是不无担心地多问了一句:“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姜枝平仍是淡淡的口气:“没有,今天做了二台手术,有些乏了。”

“兰芷,前二天我交待你的事,你办了吗?”

兰芷这才想起母亲前几天让她去医院查查身体,她当时并没放在心上。母亲一向Xing子淡漠,但这一个礼拜的时间竟打了三个电话过来,而这之前,她们通话的时间几乎保持在半个月一次的频率上。她不觉有些担心,“妈,怎么了?我身体挺好的。”

“没事,就是前阵子妈妈有个同事Ru癌过世了,你平时也应该多去做做妇科检查,这是女人的常识,我只是提醒你一下。”母亲的口气一贯的疏离,听到兰芷的耳里,倒成了循例的样子,好似也并没什么异常。

她握着手机“哦”了一声,两人便再无话可说。

姜枝平并未再多话,兰芷正打算挂电话,却听母亲再叫了她的名字,姜枝平似乎犹豫了一下,“你已经两年没回家了,五一节要不要回来?”

“好”握着有些发烫的手机,她眼底竟然有些潮湿。

挂了电话,她才发现公交车已过了站,她索Xing靠在椅背上,任由车子带她驶向不知名的某处。

《芷兰生南国》精彩评论:

粮草变仙草,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,忍过去之后,脑洞大开,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,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。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,男主(兰芷,粟瑶瑶)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,又出去玩了一圈,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,接下来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男主(兰芷,粟瑶瑶)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???好吧,我承认有点意思了,接着往下看去,啧啧,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(兰芷,粟瑶瑶)良多啊,堪称戏精民族,看的我欲罢不能,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!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!羞耻!目前看到323章,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,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。强烈推荐!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